广告招租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焦点 >

调查发现普京,特鲁多和默克尔在国际信任方面

2020-01-13 00:18焦点 人已阅读

简介在管理国际关系方面,大多数国家对特朗普并不抱有很大的信心,特别是与其他世界领导人相比。华盛顿从中东的导弹袭击到亚洲的关税战,过去几周提醒人们,美国在军事,文化和经...



在管理国际关系方面,大多数国家对特朗普并不抱有很大的信心,特别是与其他世界领导人相比。华盛顿—从中东的导弹袭击到亚洲的关税战,过去几周提醒人们,美国在军事,文化和经济上在世界舞台上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。根据皮尤研究中心(Pew Research Center)的最新数据,在美国境外,唐纳德·特朗普(Donald Trump)的任期并未获得很高的评价。

总体而言,数字中的信息很明确,大多数国家在管理国际关系时对特朗普并不抱有很大的信心,尤其是与其他世界领导人相比。当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们被问及是否对各国领导人“对世界事务做正确的事”有信心时,特朗普的表现并不理想。

公平地说,没有哪个世界领导者使用国际中位数评分在问题上的得分超过50%。德国的安格拉·默克尔( Angela Merkel)排名第二,为46%。法国的伊曼纽尔·马克龙(Emmanuel Macron)紧随其后,有41%的人表示对他充满信心。三分之一的受访者(33%)表示弗拉基米尔·普京会做正确的事。

只有29%的人对特朗普持相同的看法,少于这三位世界领导人,而且仅次于中国的习近平。28位受访者对他有信心做正确的事。数据还表明,对美国的任何不信任都不是对特朗普的特别信任。在信心问题上,总统的数字明显低于其前任巴拉克·奥巴马(Barack Obama)的数字,而奥巴马总统任期与此类似。

这些是该清单上一些非常重大的负面举动,尤其是在该国一些最亲密的盟友中。在英国,特朗普的“正确的事情”数字为32%,比奥巴马在2011年的得分低43点。在加拿大,特朗普的得分为28%,比2013年的奥巴马低53分。在法国,信心是特朗普比2011年的奥巴马低64点。在德国,只有13%的人对特朗普做正确的事充满信心。这比2011年对奥巴马充满信心的88%低了75点。

但是,当您考虑到世界各国人民的意识形态倾向时,信心的大滑坡看起来有些不同。政治人物右边的人对特朗普的信心要比左边人物大。其中一些分歧和特朗普在保守派中的相对优势是值得注意的。在法国,左右两边的“正确”问题有21点差异。在加拿大,差距是30分。在意大利,相差35分。在以色列,这一点高达49分,其中86%的保守派人士相信特朗普会做正确的事,而左翼人士中有37%的人感到那样。

皮尤(Pew)的数据显示,在某些国家中,保守派对特朗普的信心正在上升。在法国,对特朗普做正确事的保守信心在去年上升了17点,达到30%。加拿大已经看到了对特朗普“做正确的事”的保守信念,上升了10点,达到43%。在意大利,保守派人士对特朗普的信心提高了11个百分点,达50%。在波兰,保守派对特朗普做正确事的信心提高了13个百分点,达61%。

军方不会恢复特朗普给予宽恕的士兵的精英地位雕像嘲笑唐纳德·特朗普在斯洛文尼亚被火炬换句话说,这些数字表明,特朗普总统在美国以外可能不会受到特别的爱戴或信任,但对总统的支持却不多,而且还在不断增长。在全球范围内,过去几年见证了民粹主义运动和领导人的兴起-从巴西到意大利各地-拥护类似于特朗普的观点,并旨在使他们的国家“再伟大”。

这是共和党和民主党在2020年开始时应该牢记的。在双方中,有人怀疑特朗普总统是个畸形(百万分之一的镜头)还是新的政治形式的开始。特朗普的选举出乎意料,白宫从未见过像他这样的人。但是这里的数字表明,至少“特朗普”背后的力量要比白宫的人大得多。它们遍布全球,当他不再统治世界舞台时,它们可能不太可能消失。

Tags:

本栏推荐

    广告招租